路德维希·维特根斯坦

头像
u=4219050237,3826859423&fm=26&gp=0.jpg
出生地
奥匈帝国维也纳
时代
西方现代
著作
《逻辑哲学论》《哲学研究》
流派
主要领域
形而上学
认识论
支持/传承
批判/反对
观点
语言的图像论、不可说、意义即使用
链接指引
出生日期
出生时间
条目创建时间
2021/2/16 6:09
社会学
Logseq联动
 
 

图像论


📌
前期维特根斯坦哲学的特征
维特根斯坦认为,现实世界由一个一个事实集合而成。另一方面,语言是科学的语句之集合。科学的语句,就是像“鸟停在树上”这样描述一个事实。科学的语句与事实是一一对应的,二者的数量相同。这种理论被称为图像论。
由于科学的语句描绘着现实世界,因此如果对科学的语句进行分析,就可以分析这世间万物。然后只需要确证每个科学的语句是否正确即可。
相反,理论上无法确证的语句,是超出了与事实的对应,这并非正确与否的问题,而是语言的误用,比如哲学里讲的“上帝已死”或“德性即知识”这种无法确证的命题(语句),就称不上正确的语言用法。
与事实不对应的事情就不能用语言表述,维特根斯坦认为,以往的哲学简直就是由语言的误用所构成的学问。
维特根斯坦认为,哲学的真正作用是确定可说与不可说的界线,他曾说,对于不可说的命题,我们必须保持沉默。
 

语言游戏


📌
后期维特根斯坦哲学的中心概念,是基于对图像论的反省而提出的
早期的维特根斯坦认为,只要分析与事实一一对应的科学语言,就可以分析世界。但他随后否定了自己的观点,因为他注意到,并非科学语言在先,然后运用于日常语言;而是日常语言在先,然后才有科学语言的体系化。想要理解世界,就必须分析原始的日常语言。
并且,日常语言也不像科学语言那样与事实一一对应。“今天天气真好”这句话在不同的时间和场合会有多重含义。我们如果不了解这种会话的规则,便无法使用日常语言。维特根斯坦将会话的这种特征称为语言游戏。
“今天天气真好”这样的日常语言,将它从会话当中抽离出来的单独分析,就会产生误会。为了了解他的含义,就必须在日常生活中参加这种语言游戏。但遗憾的是,无论怎么对日常语言进行分析,由于进行分析的自身也处在这个结构当中,所以无法窥得全貌。
 

家族相似性


维特根斯坦虽然将日常语言比作语言游戏,但对于“游戏”这个词语本身,他直言无法明确定义。
“游戏”这个词语是一个非常宽泛的总括。一个家族当中,尽管一家人的脸没有一个共同的特征,但父亲和哥哥耳朵像,哥哥和母亲眼睛像,母亲和妹妹鼻子像,放在一起就总会觉得一家人都有点像,如此一来,我们可以用家庭照来比喻。像这样,相互之间关系松散且总括的集合体,称为家族相似性。
(没有一个所有人共同的特征,但因为相互之间两两相似,所以总体来看总觉得都有相似,这样的集合体就称为家族相似性。)
家族相似性的观点告诉我们:一个集合体并不一定要有一个共同的性质。例如,这世间有无数种正义,却并没有一个共同的性质。这就否定了柏拉图的理型论

柏拉图:理型论

📌
家族相似性这一个观念颠覆了以往的逻辑学
 

分析哲学


自古以来,哲学都把“真理”“正义”“神”等视为探讨的问题。但这些词语本身都是人类创造出来的。如果是分析“神”这一词语是以什么样的意义被使用,而不是思考什么是“神“,就可以解决”神“的问题。哲学的作用不是思考”是什么“,而是分析语言的意义,因此称为语言分析哲学。
分析哲学起源于摩尔、弗雷格、罗素,经由维特根斯坦,成为现代英美哲学的主流。
被分为两种派别,科学哲学派和日常语言派。
科学哲学派(主要在美国发展):适当创造没有矛盾的如符号般的严密语言(人工语言或理想语言)来进行思考。将哲学作为科学来研究。从戈特洛布·弗雷格(1848~1925)、伯兰特·罗素,经过维特根斯坦,到波普尔、库恩、卡尔纳普等人的维也纳学派(逻辑实证主义)。

逻辑实证主义

日常语言派(主要在英国发展):认为把哲学作为科学来研究就等同于科学哲学,且创造出来的人工语言没有分析的价值,应从日常语言当中思考哲学的问题。从乔治·爱德华·摩尔(1873~1958),经过维特根斯坦,到吉尔伯特·赖尔(1900~1976)、约翰·奥斯丁(1911~1960)。
 
 
【维特根斯坦思想概述-哔哩哔哩】

“对于不可言说之物,我们只能保持沈默”


维特根斯坦:“对于不可言说之物,我们只能保持沈默”。他的这句话是针对语言与思维对世界认知的关系,主要包含以下几个内容:
  • 一切命题都可以分析为它的逻辑形式,但逻辑形式本身不可说。但是按照他在〈逻辑哲学论〉中的逻辑推论,如果命题可以表述为逻辑,那么他必须使用同样同样具有逻辑形式的命题,但这与前面形成了自相矛盾,这样一来,它就是在用逻辑形式表达逻辑形式本身。故,他得出命题逻辑形式是不可说的。
  • 一个命题的逻辑性质本身也是不可说的。这里的逻辑性质本身不仅指代逻辑命题,而且指向了一切处在语言与世界之间的逻辑关系和结构。路德维西认为一切正是由于具备这种关系才被称作命题,但是这种逻辑关系和结构本身却不能用语言来表达,即我们不能用命题去表达它自身的逻辑性质,不然,我们用来表达这种性质的命题本身同样具有这样的性质,同样坠入了了自相矛盾。
  • 基于命题是一种事实或者实在的逻辑图像,故传统的用于表达形而上学的命题并不是真正的命题,故它们没有表达链接语言和世界的逻辑形式。故,形而上学命题同样不可说。
  • 类似形而上学,一切关于美学、伦理学、道德和宗教学同样不可说。因为灵魂和上帝都不在宗教之中,所以它们命题对世界来说没有意义。